别人用笔作画,他却用铜丝作画,一根根铜丝在他的手中不再是冰冷的金属,而是鲜活的艺术。
他的铜丝作品,铜字书法遒劲有力,一幅幅侍女图婉约生动,发丝如真人发丝一般细。

回到顶部